我们之间

晚上用电饭锅煮馄饨的时候接到老爹的电话。有时候觉得手机对我来说有点浪费,很少拿它打电话……被叫永远多于主叫,有时候会想为什么要跟家人一周才通一次电话呢,习惯后又觉得某个周三周四来电话了会觉得不正常。

倒是周三突然看到M头的未接来电,之后又有短信说,想我了为什么不打电话的时候诧异了。当时的反应不是别的,就单纯地想大概用了这一通,周末就不会再打了吧。噗,哈哈哈,一直没有住过宿舍所以不知道住宿舍该怎么跟家里相处。当初单纯地想,假期回家就成,住在宿舍里不要想家,但是现在过了一年多,觉得真不可能,在宿舍里过的不如意的时候,就会很想待在惬意的家里。

偷偷地观察了下室友,发现她是经常跟家里打电话,会说说今天吃了什么,做了什么,抱怨下物价什么的,罗里吧嗦的无营养废话。唔,我记下来了,下回也学着室友这样打打电话,看看效果如何。

老爹来电话说,今天是M头的朋友老黄的儿子结婚大喜之日,他跑去充当拍照的人。之后,我就一边搅着锅里的饺子,一边跟他交流在室内拍照的技巧。当时的场景异常的奇怪,看的室友目瞪口呆。噗哈哈哈。

自从00年还是03年,老爹买了第一部相机后,他就很热衷拍照。后来用数码相机后,他就是时常自己出去晃地时候带着相机。那时候我倒是不怎么在意,后来买了单反,拍了场con回来后,觉得自己也是有点点阅历【捂脸】跟老爹教怎么用单反的时候,心里也是得意洋洋的。

一直抱着这种想法,直到寒假里的某一天,他突然邀请我看他这几年拍的相片。家里是05年换的数码相机,自那到年初他一直都在用这款相机拍照。看了他06年至今的风景照,最初我还心不在焉,可是看着看着就变成=口=了。别的不说,只是他取景的构图让我深深地震惊了。给我的感觉非常好,尤其是在三亚拍的海景,构图非常的棒。同是这款相机,我带到青岛,同是拍海景,当时对着大海怎么取景都觉得不满意后来在PS里捣鼓了很久才勉强满意。所以当时看到他拍的三亚的海岸风景,那个构图真让我佩服。

瞬间老爹在我心中的形象更加高大了!

后来简单地教他怎么用单反后,他就很高兴地去拍单位的那只有60%血统的杂种藏獒。其中有两张是藏獒低头看雪的,构图也是一级棒。给我一种“贵妃看雪”的姿态。哈哈哈,当时看了老爹的作品,很桑感地跟亲妈发了短信,哭号自己有眼不识泰山,身边居然有个大侠一直不知T.T。只不过,他每次都在ISO上犯难,调不好这项数值。拍雪景的时候打的太高,拍室内婚庆时又打的太低。哈哈哈哈,今天在电话里就一直讨论怎么调ISO。

不得不说,老爹还是很有搞艺术的细胞的!

在此记录,以后我也要多多给家里打电话,不能再让M头抱怨我,总是表现地像个外人。XD

我们之间》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