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一时无聊的脑补。【被打】

——————————————

黑暗中,那人影慢慢靠近床边,忽然屋内复又明亮起来,惊得原本弓腰行走的人僵直了身体站立在床前。

床上空无一人。

赵奎贤感到脖颈处有气息匀匀扑来,猛地回身才发觉,早已有人无声无息地站在身后许久。见他回头,便微微笑着点头。赵奎贤一怔,冷不丁地退后几步,腿弯磕到床边,顺势摔倒在上。之前气定神闲的气势便也去了大半。

韩庚本是负手立在原地,但见这人受惊的窘态着实好笑,忍不住向前了几步。那人惊得直往后窜,直到背部撞到墙壁才发现退无可退,自知理亏,又不肯多言一句,只是抿嘴看向一处杠着,这样子更是有趣。见他剑眉星目,面如傅粉,倒是生的一副好模样,却做出深夜揭瓦灯灭入房的苟且之事,真是令人惋惜。

韩庚执着折扇,轻轻挑起那人下巴,细细打量着,终是忍不住状似心痛地长叹道: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满口胡言,怎可如此辱没我赵家!到底是外乡人,也不打听打听我们赵家的威望,虽不富可敌国,但也不是缺衣少食之辈。你这小小破庐里,有什么是值得本少爷青睐的。”

那人终于逼不得开了口,愤愤地拍开折扇,直瞪韩庚。

“那敢问赵公子到舍下来,为何求?”

“偷人……额,听闻明教清风堂堂主寄居此处,特来切磋!”

“那为何,不曾有拜帖?”

“那是名门正派才用的,我一无名无派的小辈,要这劳什子何用。”

“赵公子所言甚是。”

“喂,快叫他出来,爷此行只为切磋武艺,点到即止,三更还要归家……”

“敢问赵公子,他指何人?”

“你派清风堂堂主,韩庚。”

“那么便是在下了。”

“啊……啊,你……你就是……?”

—————————————————-

睡觉去。XD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