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过六级

上一回,一直合作很愉快!!!

这次继续跪拜!!!!!

求万能万灵的始源偶吧保佑!!!!偶吧,我可是把你的OML全部看下来并且期待你两部新剧的!!!!!偶吧,保佑我吧!!!让我过了六级吧!!!!

还有合作愉快的小亨利!!!

自从你那句“challenge”把秒了以后,我就坚信你的英语绝对是杠杠的!!!

拜托了!!!!!!!!!!!让我过了吧!!!!!!!!!!

CET-6,你们懂得!!!!!

跪拜!!!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3

顺序是乱的,每章都写完了再重新排序吧,都是以片段进行的~~

韩庚在一片黑暗中醒过来,发觉自己处在一个仿若被黑色绸缎包裹着的世界里。

他警惕地查看了四周,皆是漆黑,整个世界空旷静谧只有自己一人。他慢慢地向前走,走了一阵,不见尽头,不禁心下大疑,思忖道:

这是何处,为何我对清醒之前的事情全无记忆,要怎样才能走出这个鬼地方?

他张口想大声呼唤,辅一开口,却又不知呼唤谁。

他想许是被困到什么阵中,待到寻着阵眼,定能破阵。

继续前行许久,仍不见变化,再瞧回头走过的路,一片虚无,四处皆是黑暗,仿佛自己走了这么久,只是原地徒劳。

见破阵毫无进展,身上又涌起一阵疲惫感,韩庚所幸再次躺下,打算闭眼歇息养足精力再思量如何从这诡异的地方逃脱出。

就在这时,背靠的地方突然塌陷,又好像原本便没有一般。韩庚感觉自己正在下沉,好似身下深处有一个漩涡吸引着自己。

下坠的过程中,无数画面在眼前一一闪现,庐山下的小舍、明教的义明堂、昏暗的客房、澄明寺里的壁画墙……大量记忆碎片涌进脑海,像无数根针刺入大脑,疼得他想抱住脑袋将这些一一抛离。忽然,他明白了。

之前在澄明寺遇袭,被那群黑衣人不慎砍伤胸腹,好不容易逃离出来,没撑多久便失去了意识。

现在自己被困在这黑暗,并非陷入了什么阵,恐怖是死了。身下吸着自己的漩涡怕是通入地府的关口。

罢了,他想。在这世上韩庚本就是无依无靠,栖身明教纯属无从选择的事实,因这身份招惹祸端引来仇杀也无可厚非,现下既是死了,倒也是种解脱,无人记挂,又怕的了什么。

他闭上眼,不做挣扎,周身的力量像一股潮水自头顶向脚部退去,然后冰冷渐渐浸入,这便是死了。

他又想起小时候在明教那偌大的院子里跟师娘学武功的情景。

因为贪玩溜下山,遭遇了一帮同龄的小泼皮,几句不合便打了起来。当时的他仗着自己学了几手,忍不住露了底,但苦于对方多人相斗,最终落得个两败俱伤的惨景,被师娘夹在臂弯里拖回了山上。那时,师娘是怎么教训的,他记不得了,只记得自己一肚子埋怨与委屈,哭着冲她大声嚎啕,我便是死了,也不会有人为我多留一滴泪,你又何必教那些伦理道德于我,韩庚不过是个无人在意的孤儿,活与死又有何区别!

泪眼迷糊了视野,但师娘哀伤无奈的神情却清晰可见,其实他多想听到句反驳,驳他不懂事,驳他同样也会有人惦念。可惜,最后只有师娘的叹息。

他便也从此冷了心,不再有任何期待。

能活,自然好,若要死,也无留恋。

现在,就……

“韩庚!”

是谁,是谁在唤我?

“韩庚!韩庚,你醒醒!韩庚!”

呼唤声从远处传来,很弱,却像丝线般缠绕着他,拉扯他的神志。韩庚感到即将尽失的力量开始回涌,神志逐渐清明,眼前突然出现些许白光,像黑幕上缀着的珍珠熠熠生光,他吃力地举起手,想去握拢那逐渐坚强的白光。耳边的呼唤声加强,甚至大到震得有些耳鸣,白光越来越强,黑暗的空间不再寂静,像是雾气般散去。

那声音焦急痛苦,夹杂着哭腔。是谁在挽留他,是谁在哭?

他想活,他想睁眼看一看那人是谁。

这般想着,那白光已包住他,韩庚感到自己不再下坠而是结结实实地触到地面上,粗糙的地表咯着他的背。白光退尽,他看到了一张脸,惨白沾着些泥泞以及未干泪痕,那双红肿的黑色眼睛里充满了喜悦与惊异。笑颜突然展现在片刻前仍是哭的唏嘘的脸庞上,引得他也费力扯起嘴角回应。

他终是活了下来。

“赵……奎贤……”

竭力唤出那人的名字,开口才发觉声音嘶哑,咽喉处像火燎般痛,还涌上一股腥甜味。

>>>>>>>>>>>>>>>>>>>

先庚到此,睡觉去咯,明天继续~~~

春已过

双目含春,俏丽多姿。

紧抿着嘴,却又忍不住翘起来,又期待又紧张,隐隐忍着几丝得意。

就算是柔和地看着对方,也无法掩去眉目间的英气。

真是又可爱又俊俏的小青年呀~

>>>>>>>>>>>>>>>>>>>>>>>>>>>

今天看到鸡仔更微博讲她换彩铃,突然想到以前一件小事,不看到这彩铃还真想不起来了。

那时候,喜欢的那人换了一首很可爱的彩铃。朋友都打了,然后跟我讲,建议我也去打一下听听有多可爱。当时觉得又紧张又害怕,担心贸然打过去会让那人觉得困扰。于是发了一条短信说,我想听听你的彩铃不用接。收到肯定的答复后,还是很紧张的打过去。彩铃是一首小朋友唱的歌,具体的记不清了。打通后听着彩铃很希望对方能接起来,还能顺道借机聊上几句,可惜那人就真的一直任我听彩铃。听完两遍以后,我便挂了。再回一条短信讲讲,彩铃有多可爱好玩,这事便就此告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