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3

顺序是乱的,每章都写完了再重新排序吧,都是以片段进行的~~

韩庚在一片黑暗中醒过来,发觉自己处在一个仿若被黑色绸缎包裹着的世界里。

他警惕地查看了四周,皆是漆黑,整个世界空旷静谧只有自己一人。他慢慢地向前走,走了一阵,不见尽头,不禁心下大疑,思忖道:

这是何处,为何我对清醒之前的事情全无记忆,要怎样才能走出这个鬼地方?

他张口想大声呼唤,辅一开口,却又不知呼唤谁。

他想许是被困到什么阵中,待到寻着阵眼,定能破阵。

继续前行许久,仍不见变化,再瞧回头走过的路,一片虚无,四处皆是黑暗,仿佛自己走了这么久,只是原地徒劳。

见破阵毫无进展,身上又涌起一阵疲惫感,韩庚所幸再次躺下,打算闭眼歇息养足精力再思量如何从这诡异的地方逃脱出。

就在这时,背靠的地方突然塌陷,又好像原本便没有一般。韩庚感觉自己正在下沉,好似身下深处有一个漩涡吸引着自己。

下坠的过程中,无数画面在眼前一一闪现,庐山下的小舍、明教的义明堂、昏暗的客房、澄明寺里的壁画墙……大量记忆碎片涌进脑海,像无数根针刺入大脑,疼得他想抱住脑袋将这些一一抛离。忽然,他明白了。

之前在澄明寺遇袭,被那群黑衣人不慎砍伤胸腹,好不容易逃离出来,没撑多久便失去了意识。

现在自己被困在这黑暗,并非陷入了什么阵,恐怖是死了。身下吸着自己的漩涡怕是通入地府的关口。

罢了,他想。在这世上韩庚本就是无依无靠,栖身明教纯属无从选择的事实,因这身份招惹祸端引来仇杀也无可厚非,现下既是死了,倒也是种解脱,无人记挂,又怕的了什么。

他闭上眼,不做挣扎,周身的力量像一股潮水自头顶向脚部退去,然后冰冷渐渐浸入,这便是死了。

他又想起小时候在明教那偌大的院子里跟师娘学武功的情景。

因为贪玩溜下山,遭遇了一帮同龄的小泼皮,几句不合便打了起来。当时的他仗着自己学了几手,忍不住露了底,但苦于对方多人相斗,最终落得个两败俱伤的惨景,被师娘夹在臂弯里拖回了山上。那时,师娘是怎么教训的,他记不得了,只记得自己一肚子埋怨与委屈,哭着冲她大声嚎啕,我便是死了,也不会有人为我多留一滴泪,你又何必教那些伦理道德于我,韩庚不过是个无人在意的孤儿,活与死又有何区别!

泪眼迷糊了视野,但师娘哀伤无奈的神情却清晰可见,其实他多想听到句反驳,驳他不懂事,驳他同样也会有人惦念。可惜,最后只有师娘的叹息。

他便也从此冷了心,不再有任何期待。

能活,自然好,若要死,也无留恋。

现在,就……

“韩庚!”

是谁,是谁在唤我?

“韩庚!韩庚,你醒醒!韩庚!”

呼唤声从远处传来,很弱,却像丝线般缠绕着他,拉扯他的神志。韩庚感到即将尽失的力量开始回涌,神志逐渐清明,眼前突然出现些许白光,像黑幕上缀着的珍珠熠熠生光,他吃力地举起手,想去握拢那逐渐坚强的白光。耳边的呼唤声加强,甚至大到震得有些耳鸣,白光越来越强,黑暗的空间不再寂静,像是雾气般散去。

那声音焦急痛苦,夹杂着哭腔。是谁在挽留他,是谁在哭?

他想活,他想睁眼看一看那人是谁。

这般想着,那白光已包住他,韩庚感到自己不再下坠而是结结实实地触到地面上,粗糙的地表咯着他的背。白光退尽,他看到了一张脸,惨白沾着些泥泞以及未干泪痕,那双红肿的黑色眼睛里充满了喜悦与惊异。笑颜突然展现在片刻前仍是哭的唏嘘的脸庞上,引得他也费力扯起嘴角回应。

他终是活了下来。

“赵……奎贤……”

竭力唤出那人的名字,开口才发觉声音嘶哑,咽喉处像火燎般痛,还涌上一股腥甜味。

>>>>>>>>>>>>>>>>>>>

先庚到此,睡觉去咯,明天继续~~~

XD

寒假参加几次同学聚会,然后回家的时候也没带什么衣服。大概大学生在外上学都洋气了不好,只有我邋邋遢遢地带着亲妈送我的卫衣和高中买的羽绒服回来。在家过着不修边幅地生活。再加上M头偶尔会提起在街上遇到了我的中学同学她们打扮的如何好看如何时髦。总之这些林林总总似乎触裂了老爹敏感易碎的心……

于是,他以一副急躁不耐烦又隐忍坚决地口吻说,这次多给你一笔钱,好好买几件像样的衣服,收拾地好看些,不要再这么乱七八糟下去了。

……………………天知道这句话有多么打击我的心!!!!!!!!!

我这么做不就是为了发扬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的好风格吗!!!你不理解我也不可以这么看不起我啦!【哭】我还一直以为老爹是理解我,不会在意我的外貌的,没有想到这么打击人的话居然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太过分啦!!!【掀桌】

于是我就拿这笔钱收拾收拾自己了……【喂】我一直抱着最简单的想法“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想着反正没有对象,我搞不搞自己外貌都没意思,所以想怎样就怎样……看来现在不行了。后来想着搞一搞去见歌说不定还能给歌长面子……【喂你搞笑了】但是结果歌目前也不来了……T.T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歌,好想这么打扮一下跟你见一见的,如果要是下半年见,我就又只好穿旧羽绒服了【喂你够了】

晒晒新搞的两套夏装~脸打码是因为发型很糟,而且哈哈哈哈反正博主不是美女就不露脸了~

  

总之,感觉老爹应该是满意了。T.T

想念,遗憾,感谢

认识他之前看过他演的电影,但是却不知道是谁。只是喜欢《满汉全席》里的他。

最让别人称赞的他演过的电影一部都没有看过,但是我就是喜欢他的《满汉全席》。

得知他离开的消息是还过着每日中午去外婆家吃饭,吃完饭坐在沙发上看会报纸再走的初中生活。

那时候除了觉得有些吃惊又觉得完全是个不认识的人所以放下报纸便抛于脑后,那时的生活很单一,很早混迹了同人圈子所以对于现实生活很茫然,不知道当红的艺人是谁,也一直对娱乐方面不敢兴趣。

后来越来越多的了解,才知道《满汉全席》里最喜欢的那个人就是他。

这么多年过来,并没有太多的深入了解,人已经离开那些细琐的事情再去深挖也没有意义。只是期待在今后慢慢补全他所有展现在众人面前的作品。虽然是这么想,却总会被含有他的标题文章吸引。

看到他从纺织专业肄业,忍不住大笑,庆幸他这么做了,不然以后也不会相识。

看了那么多人对他的怀念,对他的描述。更加欣赏而又喜欢钦佩他。那样的处事风度为人,让我羡慕又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这样。

默默地将他当作自己努力改善自己的目标,只是有时候又觉得很无力。也许有机缘相遇的人不再,再努力也做不到的事情,为什么要去努力。

高中的时候陷入过一次低谷期,每天过的很压抑,情感上第一次受挫,觉得每一天都没有意义。就这么压抑地过了一周,周一的晚上看着CCTV6里又播了《满汉全席》,看着他从开水桶前转过身,把灰蹭在人中上看着袁咏仪向他跑来。想到他的离开,突然间就想通了之前一直压抑在心中的烦闷事情。觉得自己因为那样的小事痛苦,放弃生活的念头简直太可笑了。

在天涯闲逛的时候也会看到关于他的帖子。

比起很多忧伤地怀念他的帖子,那个八卦他生活小事的帖子最温暖人心,就好像在说一个亲密的朋友,而那个朋友并没有离开大家的生活里。

不止一次想,近身感受他对人的体贴与温柔,这始终是个不可能完成的小小奢望。

曾经一度不能理解为什么他会突然离开,后来在那个帖子找到我最满意的答案。

“张叔叔只是因为生了一场大病,才会突然放长假,离开了。”

那个楼里有一段对于他的描述我非常喜欢。

讲的是一件关于他的彪悍狗血欢快事件,98年他在家里搓麻的时候临时接到CHANNEL V 的通告,回答关于世界末日那一天应该做什么。一般人大概都会回答跟爱人亲人相守,相拥深情对视,直到灰飞烟灭之类通俗易懂的场面话。

当时他的表现是:扬起一张天真活泼可爱的小面孔,认真严肃兴致勃勃的双手合十做祈祷状,对着镜头慢慢悠悠的说,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祈求上帝他老人家一定要提前一点通知我一下,让我有时间把嘉玲和王菲都叫到我家来,然后加上唐先生,我们四个人一块儿开一桌麻将,一直搓啊一直搓,管他世界末日不末日,最中要的是要在世界末日的时候刚好胡一把大三元,这样人生才比较过瘾。

当时没有看过那个视频,最让我感触的就是,他说要叫来谁谁谁,然后加上唐先生。这句“然后加上唐先生”,让我不禁想象了一下,他说这话时是什么样的神情,虽然没看过,但我觉得一定是非常幸福向往又甜蜜的样子。起码,看到这句话,让我不由得心头一暖。“然后加上唐先生”是一句非常非常温柔又俏皮的话。

那主楼里最后一句话说,如果不是他突然放长假,说不定会披着马甲上天涯。和之后楼里积聚了很多筒子相继爆出他的小料,看的我非常的欢乐,又忍不住感慨。

有些人在不经意间帮助了他未曾想到的人,一直很想感谢他,在我最痛苦的两次低谷期里都是看着他重新调整了心态。

这样一个风华绝代,几近完美的人,我还是希望想起他来,占最多的不是对他的伤感,对于他的离去,过了这些年只剩下无奈与遗憾,但是在想起他时,还是希望往日美好欢乐的记忆能更多一些。

这样一个人,是应该以微笑来面对的。

*虽然不能亲身相见一次是我的遗憾,但是我又暗自高兴,我们的生日是如此的贴近。

Still walking

暑假的游记一直没写,等明天跟鸡仔、TQ看完电影回来再细说。

这张图是在喀纳斯的湖边小栈上,被老爹偷拍的。【哈哈哈我的屁股有点大】

有些风景是与重要的人分享才会觉得有意义。

再元气满满也有无能为力只好倒地不起的时候

聊天的时候突然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

上午上完课,这一周网购的东西陆陆续续地都来了,高高兴兴地取回来,捣鼓那些买来的小物件,突然想起今天是3月11日。去年的3月11日,我在做什么呢。翻了下旧博,那天貌似还在为先生长的有点变了而桑感。结果晚上在床上小爪机的时候,才接到噩耗。那时候第一反应是愚人节,震惊了很久才觉得表姐不会骗人。

后来从老爹那里才知道一些事情。原先离家的时候,医生能坚持到8月,当时还笑嘻嘻地跟外婆说8月要等我回来。可惜事情也被外婆说中了。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事情会这么突然急转直下,然后才听说,是突然不行的。那时候觉得老爸用很平淡地口吻说,突然就不行了。比起被下病危通知在手术间外等待结果,这种明明可以坚持很久却突然不行了的事实更让人难过。

回家后,M头时常会提起外婆,能理解又理解不深那种难舍的感情。

今天是外婆离开一年的日子。给M头发了短信,安慰她。

就像我在暑假的某个晚上突然想通的那样,虽然外婆不在了,却真实地生活在我的生命里,有永远不可磨灭的印记,只要我活着,她便一直存在着。

>>>>>>>>>>>>>>>>>>>>>>>>>>>>>

大概是小学的时候家里买了一个体重秤。一家三口最喜欢凑热闹,只要谁上了秤,剩下两个就会挤过来也秤一下。

因为发育不良,所以体重一直不达标,也不知道多少公斤是重,多少公斤是轻。只是按照自己的标准来衡量人。

M头那时候称的是54KG,听到她抱怨重了。我还得瑟地嘲笑了她很久。直到后来上了初中,发现班里有女同学居然是60KG。比我印象里最胖的M头还要重。那时候,才多少对体重有些概念。

这次寒假回家发现换了新体重秤。M头要照顾卧床的外公,长时间住在外婆家,难得几次回家的时候。被我赶上了体重秤,看她的体重有52KG的时候,想起以前她抱怨54太重的情景,便高兴地恭喜她体重减了。

却听到她不甚愉快地抱怨,现在胖不起来了,太操劳了,所以体重一直瘦。

那时候看到她抱怨的样子,心里挺难受的。以前一直想瘦的人,现在却为胖不起来的身体烦恼。根源就是太辛苦地照顾卧床的老人。

有次陪她从外公家出来,在车站等车,听她抱怨一些琐事,发现原本很饱满的额头现在细纹满满。也许像她自己说的那样是因为瘦了所以额头纹才明显的,我真不希望是因为太操劳,心事太多压抑而成的。跟她聊天,努力想办法逗乐她。

可惜,效果一点都不好,不见她高兴,那种面无表情,对我真是一种否定。

时常会有人说,喜欢我的言行,觉得相处很愉快,没有压力,很轻松。每次听到有人这么肯定我,心里真的挺高兴的。能让人快乐起来,这样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但是面对一个你了解她的性格处事,知道她的所有缺点弱点的人,面对一个这样熟悉的人,你却不知道做什么事情能让她真正地高兴起来。这对我来说,何尝不是一种悲哀。

所做的一切没办法让我在乎的人欢愉,他人因为那些对我的认可或者喜欢,于我又有什么意义呢。